我不知是否嚮往的童年與夢──逆柱Imiri台灣個展「蜃樓紀」

最難以捉摸的過去,若真的存在過,或許就是幻想和現實還未徹底分離的童年。那時沉澱的經驗還太少,腦中空間多半放給想像和新鮮感去填補,什麼樣的人事物都有一層光滑閃亮的外殼,一時迷人但下一刻就露出嚇人的另一面,突如其然地使美好與恐懼在陰影中分不開來,形成回憶中那些又嚮往又害怕的奇妙形象。 長大之後,難以捉摸的過去留下夢讓人片刻萃取。只有夢可以如此自然地分解因果關係,即便再不合常理的事,作夢的人都能抱著本來就如此的念頭漫遊其中 …

我不知是否嚮往的童年與夢──逆柱Imiri台灣個展「蜃樓紀」 閱讀全文 »